瞎鹰哑枭

“这世间没有偶然,只有必然。”

武华武无差,忘羡中毒病患

百里骨科,独伊

真香怪嘤嘤怪
cp洁癖

弧长出天际,有事私信吧不太回评论【比心】
是活的
ky不要在评论bb

取关随意,深交随缘

【约策】818我师父怂恿我在河洛找的绑奶居然是我哥(一)

  写点沙雕调节心情,我流约策,依旧是活在台词里的守约,看情况写后续,游戏内种族分兽族和人族,兽族可选职业和人族一样,都有四个体型,游戏内地图参考王者世界地图,新手村泉水就是个温泉加小花园,拜了师父会自动转师父阵营,无法加入阵营不同的工会。
假兔子不吃菜——玄策
高大威猛又帅气——元芳
天使兽——铠
长城饭很香——花木兰
代表月亮消灭你——露娜
剩下的有奖竞猜【并不】

【818师父我怂恿在河洛找的绑奶居然是我哥】
  
1L假兔子不吃菜
  我师父出浴照镇楼引狼【图片】2l说正事
  
2L假兔子不吃菜
  内容如标题,现在我比较混乱不知道说啥,今天面基之前我还在工会群里面问怎么骗我哥出来,然后我绑奶,就是我哥在群里以我绑奶的身份说“就说你到同学家写作业”。今天出门我哥哥还笑眯眯的看着我,到了现场他还是对着我笑我他妈当时看见他快被吓死了,现在我躲在ktv厕所,我感觉我回去会很惨……好尴尬啊

3L假兔子不吃菜
  你们懂那种师父还拍拍我哥肩膀感叹说我们两有真有夫妻相的感觉吗?我当时想把ktv话筒塞进我师父嘴里
  
4L高大威猛又帅气
  这就是你把你师父出浴照【虽然是游戏里面的】放一楼的理由?
  
5L高大威猛又帅气
  顺便我好像发现了你哥哥,帖子链接【818我的绑输居然是我还在读高中的妹妹??】真相大白艾特你哥@圣光天使兽
  
6L假兔子不吃菜
  我是男的……
  
7L圣光天使兽
  我是不是认识你?千里外打断你的腿??你哥现在在包间里面问我们哪套老师的卷子比较靠谱,你再不回来场面就要控制不住了,现在队长他们已经推了五六套了。
  
8L高大威猛又帅气
  来的真快尴尬了溜了溜了
  
9L假兔子不吃菜
  按住我哥某宝下单的手我马上回来
  
10L天降正义
  事情的发展开始有趣了起来【滑稽】
  
11L舞蹈健身了解一下
  有点东西,马住
  
12L奶不动自己嗑药
  厉害了,马住
  
13L盾上了你别跑
  刺激,马住
  
14L二郎神
  不知为何嗅到了狗粮贴的味道,马住
  
15L这是送分题
  卷子我可以推荐啊,这几套,家长买了都说好,学生写了都说秒【图片】【图片】【图片】【图片】私我最多打八折还免费讲几何【滑稽】
  
16L我爸都没打过我
  ls你是魔鬼吗
  
17L闭嘴吃药你没救了
  先马住如果是狗粮贴lz就带着我的祝福滚吧
  
  ……
  
35L再睡五分钟
  已经一小时了,lz还回的来吗
  
36L二郎神
  可能已经被他哥按在床上打了,唉,可怜
  
37L这是送分题
  应该是按在ktv沙发上,唉,可怜
  
38L圣光天使兽
  患者目前情绪稳定,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哥调教了安静的一句话都不说,刚开始他哥没来他贼浪
  
39L高大威猛又帅气
  我顺着lz游戏id8出来了他哥【游戏截图】居然和我是一个服的,一搜千里外就蹦出来两个人
  千里外打断你的腿,千里外送你回泉水,这情侣id【滑稽】
  
40L闭嘴吃药你没救了
  在阵营战绝对是我追着打的首要人选【滑稽】
  
41L大橘喵喵喵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网恋有风险,找奶需谨慎,你永远都不知道你可爱的绑定奶是不是你一米八的哥【滑稽】
  
42L这是送分题
  说个鬼故事明天星期一,作业写了吗
  
43L长城的饭非常香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我要把这个帖子发给你师父
  
  ……
  
76L二郎神
  散了吧腿都蹲麻了,lz和他哥哥兼绑奶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此贴终结
  
77L再睡五分钟
  我午觉睡完了lz还没回来
  
78L舞蹈健身了解一下
  散了散了lz带着他哥跑路了
  
79L假兔子不吃菜
  我回来了
  
80L假兔子不吃菜
  不要分享啊被我哥看见我就完了你们住手!
  
81L二郎神
  好好好我住手lz快讲
  
82L舞蹈健身了解一下
  住手了,lz快讲
  
83L假兔子不吃菜
  之前楼太多我懒得翻去回复了,这个事情比较复杂,我还是从头开始说,得先从我刚刚进游戏拜师开始说
  我是在我哥电脑上瞅到这个游戏就自己下了来玩,因为自己本身也是混血魔种选择种族的时候就选了月狼,玩的是少年体型,我刚刚从新手村泉水穿着我的绿装备传送到河洛复活点,我就看见一堆人在哪打架,打架的人堆里面有一个闪亮亮的穿着布灵布灵衣服的神鹿成男,那个就是我师父,然后我拜师不久后我才明白我师父只是在复活点杀人……
  然后我没事就去河洛复活点看他打架,那时候有新手保护期我师父砍不死我,就绕着我转圈,然后说我骨骼惊奇,要不要做他徒弟
  然后我的悲剧游戏生涯就开始了【黄豆再见】我师父天天找我野外打架,在我们爬山看风景的时候用技能把我给甩到谷底去,还天天逆徒逆徒不肖弟子的叫我,因为我不修奶奶他
  该带的本他都带,月狼的技能连招也都教了,隔三差五给我邮件寄点药,唯一不好就是喜欢打我
  然后有这么一天,他又在河洛复活点插我旗,但是这次我血条黄了的时候,它突然绿了起来,然后我师父就被我反杀了,我一看,旁边站了一个穿着188套的月狼成女,因为是同族同阵营她放的治疗技都能奶到我
  我师父就在当前频道打字
  【徒大不中留啊,出息了你还有绑定奶】
  
84L长城的饭非常香
  你师父叫你游戏上线他在河洛复活点等你
  
85L假兔子不吃菜
  我一看这个月狼成女id和我的格式一样,还押韵……是真的有点像那么回事,我就打字解释,结果弹出来一条邀请框“同族XXXX想拥抱你√ ×”我手一滑点了√然后就被她抱起来,她还抱着我在我师父尸体上踩来踩去……走了一圈又一圈
  然后我师父在当前频道发了六个点,就下线遁了,尸体消失之后她好像就没啥乐趣了,站着不动
  我考虑要不要跳下来走人的时候她发了私聊给我
  “你师父一直那么欺负你吗,下次你们打架叫我啊我给你加同族buff”
  
86L再睡五分钟
  阿狼爱上了阿狼,在一个没有神鹿的野外
  
87L二郎神
  神鹿都是大猪蹄子
  
88L犯人就是你
  神鹿表示不服
  
89L高大威猛又帅气
  灵狐表示你们随意
  
90L闭嘴吃药你没救了
  人类表示不太懂你们兽族
  
91L大橘喵喵喵
  震惊!小狼崽子初恋绑定奶居然是同居多年的哥哥,月狼妖号为什么那么多?
  
92L假兔子不吃菜
  我哥催我睡觉先睡了明天星期一要早起,明天继续说
  
93L代表月亮消灭你
  马住养肥

【约策】家书

活在台词里的守约,一个短篇小系列,非常我流,bug有,花木兰刚刚把玄策捡回去的路上的事,以上。
我们任未知道玄策写了什么。
没抓虫欢迎捕捉。
——————————

《家书》

  “走吧。”
  观战女子拍了拍他的背催促,他抬头,那人头上的发饰折射出的反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只能又把头低下去,看那些细小的沙砾以及阳光下自己的阴影轮廓,刀横在颈间冰冷的触感还未散去,他不自觉摸了摸。
  【不肖弟子。】
  
  “你哥哥一直在找你。”
  看他没有反应,女子只当他是哪里磕着碰着不便起身说出这句话伸手把还跪在地上的他架了起来,顺手掸掉他外衣上的沙土。
  “玄策?”
  
  “……嗯。”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回答哪一句。
  他的脑子里面嗡嗡嗡的响,这几年的景象在他脑海中一一闪过,父亲,母亲,朝他丢来的石子,约定,大火,马贼,被师父救下,这几年的肆意妄为,刚刚师父说的那句话。
  还有,他的哥哥。
  他有点懵。
  本来还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了,但其实听见哥哥一直在找他的时候,并没有多么意外,只是有一点“这样子啊”的感觉。
  其实现在去不去和哥哥在一起也没关系,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会跟在哥哥后面哭鼻子的小孩了,就算是只有自己也能活下去,这么多年没有哥哥也一样,以后也一样。
  “他…还好吗?”
  
  【兄弟永远不分离!】
  都分开这么多年了。
  
  “你和你哥哥说的不太一样。”
  他们距离长城还有三天的路程,现在正在一片树荫下歇脚,背靠着同一棵大树,花木兰闭着眼假寐,没由头的说出了这句话。
  
  “他怎么说的?”
  百里玄策等了半天并没有等到回应,他扭头一看,可能是连夜赶路太累了,本来说休息一下的带路人此刻似乎真的睡着了,自然也就没有回应他的话。
  “队长?”
  他起身靠近了些,声音却小了下来,这个称呼是之前聊天时确定的。花木兰还和他说了很多关于长城的事,长城的人,说以后就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但是没怎么和他说百里守约。
  在他看来是这样。
  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他如果逼问起来百里守约的近况对方就会用一句“回去了你自己看。”挡回来,毫无作用。
  也问过哥哥改名的事,虽然自己能猜出来七七八八。
  没好意思问当初走散之后哥哥到底有没有来找自己。
  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些年哥哥到底是怎么找他的,去过什么地方找他。
  
  【你哥哥一直在找你。】
  他知道自己不是小孩了,没有必要因为这样一句话就委屈的哭出来,就是现在想起来有一点难受,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点傻。
  【他…还好吗?】
  【还好。】
  还好就好。
  
  花木兰睡得很沉,他小心翼翼的拿起地上的飞镰,铁链碰撞发出了不小的声响,他回头望了一眼树下的人,红色的兽耳抖了抖。对方并没有被这种声音影响到,他屏住呼吸,生怕吵醒了花木兰,抱起他的武器一步一步慢慢的往长城相反的方向走,时不时回头看一眼那个人有没有动静。
  走出了三十步的距离,他开始拿着武器狂奔起来,风声在他耳边呼啸而过混杂着金属碰撞的声音和自己的喘息声,他猛然想起上一次这么玩命逃跑可能是小时候为了躲避马贼的抓捕,那一次他没跑掉。
  为什么要逃跑呢?
  他自己问自己。
  和哥哥见面不好吗?
  为什么要害怕呢?
  害怕再一次被抛弃。
  哥哥不仅仅只有他,现在并不是小时候只有兄弟二人相依为命,他回去了又如何,能和从前一样吗?
  他不想知道。
  所以跑了。
  恨过的,但是仔细想想,没必要了。
  他停下来,大口的喘着气,那棵歇脚的树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嘴里有一股涌上来血腥味,引人作呕,他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狼狈到落荒而逃。
  
  “现在比较像了。”
  声音来源在他的背后,花木兰的手搭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卸掉了他打算出招反抗的所有力道。对方并没有问他为什么要跑,应该是早就料到才会装睡来演这一出,他侧身闪过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将飞镰横在身前。
  难道自己那么藏不住吗。
  花木兰看着小狼崽子摆出一副要咬人的姿态只能拔出了背后的短剑,利刃的剑光划出一道弧线,“赢了随便你去哪,输了就乖乖和姐走。”
  
  回程的小插曲最后以百里玄策惨败告终。
  他还是没跑掉。
  
  现在他们在一家客栈歇脚,他们的行程拖了一天,他躺在床板上,睡不着,多久没正经躺在床上了,不习惯。
  旁边站个大活人盯着让他有点不自在。
  “队长,你去睡吧。”
  倚在窗边的花木兰挑眉看他一眼。
  “我守夜。”
  这就明摆着怕他又跑了。
  他索性翻了个身背对着窗户,看不见月光也看不见花木兰,躺了半天依旧一点睡意也没有,只能去数墙上的木纹。一次不成功还有下一次,或许凭借自己的身手并不能如愿跑路,但拖延时间是绝对做得到的,等对方厌烦了就会干脆把他甩下了。
  但是事情并没有百里玄策想象的那么顺利。
  他接下来每一次的逃跑都被抓了回来,不同的就是花木兰下手越来越重了,他赌气不再和对方说话,不吃饭菜,连眼神交流都尽量避免,就这样过了五天,他们还是在这个客栈歇脚。
  花木兰在集市上买了一根二指粗的麻绳,在吃晚饭期间拿那根绳子套了个圈圈住他脖子威胁说如果他再逃跑再闹脾气就把他绑回去丢到百里守约房间里,让他哥哥亲自教育教育他。
  看着二指粗的麻绳他心里有点发怵,这几天的相处下来他明白花木兰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不止是吓他而已,也不会轻易放自己走。他僵硬的点点头,伸手把麻绳取了下来,能真把他绑到哥哥面前再说吧,这绳子用力咬也不是咬不断。
  
  跟着回去看哥哥一眼再走?他有点迟疑。
  
  一只灰色的鸽子飞进了他们的房间,站在花木兰肩头,鸽子的左脚绑着信筒。
  花木兰有点诧异,她拿出了信捋平,紧皱着眉头看下去,最后轻叹一口气把信摊开放在了他面前。纸上的字写的密密麻麻,几乎都把这张小的可怜的信纸涂黑了,不仔细去看看不清楚内容,他粗略扫了一眼发现那上面不止一次提到了他的名字,最后他的视线停在了信的署名。
  百里守约。
  
  “这是……?”
  他不明白为什么哥哥会突然写信。
  
  “之前找到你我写了封信回去让守约准备一下,拖太久他好像着急了。你自己看,看完了随便写点什么东西寄回去。”
  花木兰摸了摸肩头上的鸽子,那只鸽子摇摇头扑棱下来跳到了桌子上。
  
  【木兰姐,早安。超出你信中说预定时间已经过去两天,是不是遇上麻烦了。之前说找到玄策究竟是怎么回事,玄策还好吗?他应该不会给你添麻烦吧,玄策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你是在哪里找到他的,长城无事,祝平安早归。百里守约】
  他默默的抚平微卷的信角,又重头看了一遍,信的内容像是因为篇幅原因被掐掉了一大半,就算如此不大的纸条上还是写满了字,他看着哥哥的署名,终于有了一点真实感,这是哥哥写的东西。
  原来哥哥是真的一直在找他啊。
  时间太久远了,在印象那个经常牵着自己的人身影早就模糊不清,他记得哥哥的眼睛和他是一样的,哥哥的尾巴抱起来很暖和,哥哥对他很温柔,经常对他笑。
  现在哥哥是什么样?
  他不知道。
  这些年哥哥过得怎么样?
  他什么都不知道。
  
  泪水滴在纸条上晕开了一片。
  “回家吧,玄策。”
  他点了点头。
  
  在花木兰和过路商人的一番交流后他们搭上了直达长城的顺风车,车上比较空旷,就算是加上花木兰和他也还是有多余的位置能够施展手脚。
  “你就写那么点东西?”
  花木兰坐在他对面。
  
  “反正很快就见面了。”
  他报以微笑。

是个置顶,圈名照id叫随便前面一节或者后面一节,目前吃的粮食的情况如简介,填坑随缘,渣游戏渣的非常愉悦。
是cp洁癖,不要推奇奇怪怪的东西给我看。
以后有别的再补充。

异色独伊《国王的心》本子完售存稿,第二部分

《国王的心》本子完售存稿,第一部分。
我就不信了……( •̀∀•́ )我今天还发不出去了???灵感来自同名歌曲,不知道算不算黑历史。

aph什么时候出第七季我再回坑

【暗表】圣诞快乐【14年旧文存档】

今年并没有新贺文,发一下14年的存个档,今年他们应该是在一起过节了吧(´・ω・`)
非常非常黑历史呢,真的呢………………(´・ω・`)这个英文大概是当年百度翻译吧………………
——————————
武藤游戏走在英国的大街上,他的影子拖成长长的一条。
纷纷扬扬的白色精灵把这个世界的丑恶掩盖,金色铃铛的童谣驱逐着人们内心的阴霾。
身边不时走过三三两两的人群,嘴里说着他不擅长的英语,那些人的喜悦吸引着武藤游戏。
他站在原地,看着走远的人。然后轻叹一口气,自己仍是孤身一人。

红绿的缎带,雪白的精灵,金色的铃铛。
红绿的圣诞树,雪白的大胡子,金色的长刘海。

武藤游戏透过遮住自己左眼的刘海看见了正在派发礼物的圣诞老人,和日本的圣诞节不一样,这里的圣诞节真的有圣诞老人。
虽然只是工作人员,但是给小孩子留下一个美丽的梦并不是坏事,只是看见那个圣诞老人粘上去的大胡子他就忍不住的发笑。

“Hey,boy!”然而下一秒这个圣诞老人就蹦到他的面前,完全不能想象那个人穿着厚重的衣服。
基础的英语他还是听得懂的,“Hi,Santa!Nice to meet you!”估摸了一下这句话应该没有错误,武藤游戏结结巴巴说出了蹩脚的英语,来英国参加海马举行的大会他也没有想太多,所以他忘记了自己不会英语这个悲伤的事实。所幸海马准备了翻译才不至于他的开场白全场是他的蹩脚英语,可是现在他一个人遛出来,除了说着蹩脚英语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Nice to meet you,too!Oh,boy.What is wrong with you? You do not look very happy.Can I help you?”圣诞老人友好的说到,白色的眉毛一动一动,身边的小朋友也凑了过来。
武藤游戏不适应被一群人围住的感觉,他觉得背后隐隐渗汗,“Thanks.Sorry,let you worry.I am fine.”他实在不适应英语。
“ Merry Christmas!”圣诞老人递给他一大捆拐棍糖,带着孩子们走了。

真的是一大捆拐棍糖,颜色各异,他猛然想起了另一个圣诞节。
六年前,他和他度过的圣诞节。

“伙伴,雪是什么?”那个和他一样的人指着绘本上的插图,半透明的手指只要在稍稍向前就可以穿过游戏三岁时看的绘本。
“雪?就是水的固态。”游戏扯了一个从书上看到的解释,然后继续翻阅那本被大扫除翻出来的老古董。
“……没看过呢。”
那个人的小声嘟囔被他听见,想起那个人以前在埃及一定没有见过雪,又想起那个人三千年一直在沉睡。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些伤心了。
也许是因为那个人马上就要离开?
“雪其实没什么好的。”笨拙的安慰着,“只有圣诞节比较好玩。”
不等那个人反应,他便自顾自的开口,“对了我们来过圣诞节吧!虽然没有到,就当是给另一个我告别吧!”自顾自的下床找着圣诞节的可笑帽子。
“伙伴。”
他没有理那个人,“你要帽子吗?”
“你哭了。”
那个人看着哭的他,半透明的身体被月光穿透。
他看着那个人,手里的红色帽子攥的紧紧的。

这便是他和他度过的圣诞节,没有祝福,没有糖果,没有铃铛。只有即将分别的那种苦涩,和着眼泪,透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回过神时他已经把一个雪人堆好,简陋的两个雪球,连充当手的树枝也没有。
白色的雪人幻化成那个人的身影,他把拐棍糖插在雪人一侧转生离开。

【伙伴,拐棍糖什么样子的?】
【拐棍的样子。】
那个人知道的东西太少太少,沉睡的时间太久太久,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太短太短。
他明明还有话要和那个人说啊……
【你怎么……已经不在了呢?】
顺着他脸颊流下的泪没有人看见,他漫步在大街上。
抬头望天,满天星辰在他眼里模糊成一片,“……汪。”

【真的,另一个我可以放心离开。我不会再想着你。】
【可是伙伴的性格很让人担心呢。】
【真的,想你我就是小狗哦。】
【诶,那么伙伴要学小狗叫才算数哦。】
【哈哈,另一个我你不会等到哪一天的。】

离别时刻最后的强颜欢笑还在脑海,那个人已经离去,不留一抹痕迹。

每年的圣诞节,他都会那么说一句。
【不是说要我学小狗叫吗?】
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你怎么不来看呢?另一个我……】

插在雪人的蓝色拐棍糖已经覆上了白色冰霜。

那个人,不会回来了。

【异色独伊】你就知道喵喵喵

小奶猫独还有大猫伊,然后后面是闲的发慌无理取闹的卢西和长大的猫咪buni,没加分隔符。
——————————————
  【1】
  爱因斯喵第十四次抓着主人卧室的门板表示不满,和之前十三次一样没有任何回应,他放弃了把主人叫出来的念头,对着卧室的方向最后喵了一句收起了爪子走回客厅。
  “他们是不会理你的。”
  沙发上有着咖啡色花纹的猫舔着自己的毛,以过来人的身份教导刚刚来到新家庭的小猫,爱因斯喵看了他一眼趴在了角落里揣起了他的小爪子。
  “真是倔强,来同伴的怀里取暖没什么值得害羞的吧。”
  原住民跳下沙发在爱因斯喵逃跑之前刁起他带回了之前休息的地府,把灰色的小奶猫圈在怀里舔毛的时候卢西喵终于有了点身为原住民以及年长者的成就感,虽然说大不了几个月。
  那只小奶猫的反抗则是被他完全的忽视掉,连喵喵叫都这么小声,估计没有被那两个家伙捡回来就死在街头了吧。
  “老实点,同类不应该是更值得信任吗。”
  “只有自己能信任。”
  “个头这么点大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东西啊你。”
  “以后会比你大的……”
  “嘁。”
  卢西喵啃了啃爱因斯喵的小脑袋。
  如果是只小母猫就更好了。
  
  【2】
  “爱兹你都多大了还抱着卢恰。”
  卢西安诺拿着逗猫棒蹲在两只猫面前逗他们玩,他用逗猫棒顶端粉色的绒毛去磨蹭灰色大猫的肚子,一白一灰两只猫抱在一起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见灰猫不理自己卢西安诺又把注意力转到白猫身上,他用逗猫棒敲敲白猫的脑袋,那只猫眨了眨眼睛缩缩脑袋以非常嫌弃的目光投了回去。
  “只要你儿子不要你爸了是不是,小坏蛋。”
  
  【3】
  “今天这个意大利人好像不太正常。”
  “正常,那个德国人加班现在都没回来。”
  
  【4】
  “你们两喵什么喵,喵喵喵……就知道和对方喵喵喵。”
 
 

【异色独伊】无可奈何

我本来想写国设的,但是还是觉得这样子比较有意思【容易写】,反正就大概,写的永远不如自己脑补的鸡儿好吃(:3▓▒还是脑补好吃,没检查错别字,气氛没渲染好,大家自行脑补……
——————————————

  【1】
  爱因斯不记得这是胜利的第几天,他的记忆停在了某个鲜红模糊的片段,刚刚清醒还没有两天就被强迫拉来参加庆祝会。
  他完全不能理解这些人的喜悦,或者说他还根本没有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了让他看起来足够体面下属在帮他整理衣装的时候在他胸前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勋章,他的脑仁还在疼,疼的他想把那个正在跳交际舞的棕红发军医抓过来要止痛片。
  周围的声音非常嘈杂,不断的有人来向他道贺然后离开,他的脑子里一直回荡着自己左手拿着的酒杯和别人碰杯的声音,他只能象征性的拿着这杯酒,伤口没有好之前是忌口的。
  这下子参加这个聚会唯一的乐趣都没有了。
  
  “碰”
  “伤口恢复的怎么样。”
  
  军医已经跳完了舞,与他碰杯的酒杯里没有一滴酒。
  爱因斯抬起头不再把视线聚集在酒杯,卢西安诺在这种场合已经脱下了他熟识白大褂换上了正统的小礼服,那张脸映着橘黄色的灯光,棕红色的发梢打着卷似乎被灯光染成金色。
  如果是平常这家伙应该早就说伤没好不躺着急着跑出来找死之类的,但那是在战场,现在卢西安诺没有板着脸生气,对方笑着,那个笑容就像是刚刚伸出手邀请女士跳舞的时候一样,又好像有点细微的不同。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比如说感谢之类的,但是觉得在这种日子里不太合适,最终爱因斯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他想不到有什么可以和卢西安诺说的,除了问止痛片。
  不过对方是不会轻易给的。
  
  “老实了不少嘛?还是脑子这几天烧坏了。”卢西安诺拿过他左手的酒杯一饮而尽,“呼……别那样看着我,既然你喝不了不如给我。”
  爱因斯以前是有过不遵守医嘱的前例,那也是他还没有碰上卢西安诺的时候,碰上这个医生之后在治疗方面他可是非常配合的。他不明白卢西安诺为什么这种时候来找茬,或许对方只是没有看对眼的姑娘答应他的邀约。
  太无聊了才来找他。
  然后爱因斯知道自己错了。
  在卢西安诺坐上他大腿的一刻。
  “哈哈……你可真有意思……”
  感受到了爱因斯身体一瞬间的僵硬,卢西安诺笑着拍了拍爱因斯的后背抱了上去。
  “……好困啊……”
  对方拿着的两个酒杯都掉在地上,滚进了交谈的人群中。
  
  根本是喝醉了发酒疯跑过来找他。
  挨得近了爱因斯才感觉到卢西的安诺的不对劲,他思考着怎么把这个麻烦推出去,总不能一直坐在他腿上,他可是个伤员,小腿上还打着石膏。
  “我送你回去。”
  爱因斯摸到了他的拄拐,试图站起来。这个聚会待着也没有什么乐趣可言。
  
  “我想睡觉……”卢西安诺还算配合,没有继续瘫在爱因斯怀里,他站起来抱着爱因斯的腰跟着伤员一步步往外走。
  
  “爱因斯……”
  “爱因斯………”
  “…爱因斯……”
  
  卢西安诺嘟囔着他的名字不愿意走路,基本上都是爱因斯拖着他走,因为伤痛所以他们进度缓慢,才刚刚走出大门。
  外面还在吹着风,已经入冬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雪。
  
  “爱因斯…你知道吗……”
  
  狂风夹杂着卢西安诺的话语吹过他的耳边,他听不清楚,也没有必要听清楚,为了让那个人老实点不要乱动他只能回两句话告诉对方自己听见了。
  
  “你的眼睛很漂亮……”
  “……我觉得你是我的朱丽叶……不…是罗密欧……”
  “或者说是我的金丝雀……知更鸟……”
  “其实我根本没读过罗密欧和朱丽叶……反正差不多……没好结果……就像我一样…哈哈……”
  “你并不像那么小巧可爱的鸟……不过这么说更浪漫些……”
  “话说你知道什么叫浪漫吗……?爱因斯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对方突然间加大音量让他有些奇怪,可是爱因斯还是没有听清对方说了什么,“你说什么?”
  
  卢西安诺抬头,表情非常认真,如果不是之前对方的举动爱因斯在这一刻差点忘记对方还是醉的,这种表情他上一次看见是对方为他取子弹的时候。
  “我爱你,你知道吗?”
  
  他看见卢西安诺的嘴唇动了动,耳边尽是呼啸的风听不见任何一个音节。
  卢西安诺看着他没有说话似乎是等着他的答复,于是爱因斯点了点头。
  卢西安诺抱着他哭起来,而他继续拖着这个人往营地走,再过几天他们就会回到各自的国家,此后不意外的话再不会相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