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鹰哑枭

平平淡淡真真切切冷冷清清悲悲戚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异色独伊】魔镜魔镜告诉我?

大概只是个概念预告【陷入沉思】
————————————
【1】
  整理母亲遗物的时候他翻出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或者说他个人觉得比较有价值的东西,一小箱子属于母亲的宝石胸针,他小时候练习魔法炸坏的法杖,积灰的厚重书本封面上他写的母亲的名字,那些扭扭歪歪的字是什么时候写上去的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只是记得那是自己写的。
  母亲房间里需要整理的东西并不多,她生前也不经常在家中住,这个卧室在家里基本只是一个摆设。
  书桌抽屉里面的东西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等把东西都收拾完他就把这个没有人住的房间好好打扫一遍,锁与不锁这个房间好像都没有什么意义,他也不觉得自己还会进来这个房间。
  其实收拾这里的行为本来就不存在什么意义,只是想打扫一下,至少在母亲死后为她做些什么。
  爱丽莎女巫死于第一王国骑士团的围剿,带头的骑士长用长剑贯穿了女巫的心脏,不过这和卢西安诺无关。
  他只是作为女巫的儿子继续待在主人已经不在的房子,守着女巫的财产。
  并没有多伤心难过。
  只是有点郁闷。
  他和母亲本来也没有多少感情。
  就连母亲的死讯也是从商人地精哪里得知的,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爱丽莎已经死了半个月。
  听说是偷走了公主重要的宝物才会派出骑士团捉捕,杀死了女巫只是意外。
  骑士团可真是闲啊。
  什么东西被偷走了用得着这样?
  
  “你脸色真难看啊。”
  镜子里发着光的小东西扇了扇透明的翅膀,爱因斯打了个哈欠趴在枝干上,金色的幼年体精灵非常不耐烦。
  “收拾那么久还没完?再继续收拾下去我觉得你都要哭了。”
  
  “闭嘴。”
  卢西安诺瞪了他一眼。
  
  爱因斯闭上了嘴,女巫死后他的所有权已经归于卢西安诺,虽然这个人比女巫好对付多了但是他也不敢太欺负卢西安诺。
  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处境。
  
  “你再吵一句我就把这破镜子摔碎,你一辈子都别想出来。”
  
  爱因斯微笑着对镜子外面的卢西安诺点点头,现在的卢西安诺比初见的时候已经长高了不少,大概已经是人类的少年期了吧。
  威胁人的本事也见长了,越来越不乖巧听话了,和原本那个哭起来软软糯糯的人类幼仔完全不一样了,果然还是幼年期要可爱一些。
  搬点东西都那么费劲,如果是我在的话那些东西只要一点魔力就能搞定。
  他的思绪随着卢西安诺关门重重的一声“啪”而中断,这个房间里又只有他一个人,手脚上的铐链还是和以前一样冰冷笨重。

拿到了本子,看的时候莫名羞耻,不过感觉还是不错的【捂脸】

存梗

“……但是,但是我也不是故意的。”

“你以为过失杀人就不是杀人了吗?”

【汤姆森】新指挥官的第一个五星

总而言之这就是……对汤姆森的痴汉从而写出的不明觉厉的东西,指挥官第一视角,我的心情……想和汤姆森……想……_(:з」∠)_
可是买不起戒指【摔】
我……我……我……汤姆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癫狂】
————————————————
  我又想起来第一次看见她的情景。
  
  “你就是新老板吗?”
  
  不同于其它人形的称呼让我有点不适应,我的第一反应是她并没有在称呼我。
  我有些慌乱下意识扫了一旁的格琳娜,对方正在观察着刚刚出现的紫色短发人形不断的记录着什么。
  
  “芝加哥打字机,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明明面对其它人形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脱下手套时我才发现手心里都是汗。
  
  汤姆森是个值得信赖的同伴,我的第一印象,她看上去非常的可靠并且很让人有安全感……是那种容易让人安心的类型。
  不对。
  明明都相处这么久了为什么还要想,汤姆森的确是非常值得信赖的同伴。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
  
  “副官?”
  
  “是,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我想请你任命我的副官。”
  
  “真意外啊老板,我会好好干的!”
  
  汤姆森拆开了一盒我送去的芝士蛋糕后又戴上了耳机。
  
  “老板,终于回来了啊。”
  
  “新的伙伴吗?”
  
  总归,日子还是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
  汤姆森也没有多大改变。
  不过我……有点开心。
  希望以后能多有点改变吧……
  
  “这是送给你的。”
  
  “谢了,老板。”
  
  她笑起来真好看……

别把低俗当趣味
你恶心死了

【异色独伊】背心上的酒红色发丝

题来源@生姜リア 【你的小宝贝艾特了你】
反正就写的很迷。
————————————
  【背心上的酒红色发丝】
  
  养了深色的猫之后就和浅色衣服彻底说再见了……爱因斯此时此刻正在沙发上把自己那件不知道在衣柜放了多久的白衬衫上的猫毛清理干净,他明天要穿这件衣服去面试。
  此时他真的很庆幸卢西安诺的花色分布是浅色大于深色。
  
  “喵?”
  
  他明显的感受了自己家猫的目光,那件衬衫现在是卢西安诺最喜欢的衣服,几乎只要他打开衣柜那只猫就会蹦上去在衣服上滚几下。
  这次也是,当他把卢西安诺从衣柜里拿出来放到单人床上的时候那只猫一脸迷茫,因为爱因斯以前从来不在意这些。
  
  “喵呜……”
  
  卢西安诺爬到了他的大腿上,咖啡色的猫咪把那件白衬衫用爪子踩下去,蹭着爱因斯的肚子发出呼噜噜的声音。
  在家里天气热的时候他一般都不穿上衣,卢西安诺的绒毛蹭的他痒痒的。
  
  “喵…”
  玩嘛。
  
  他摸了摸猫咪的小脑袋,在卢西安诺没有对他露肚皮求抚摸之前把那只猫放到了旁边。
  然后把那件白衬衫捡了起来。
  继续拔猫毛。
  
  面试成功之后他总会有时间和卢西安诺玩,但是现在他没空。
  
  “喵——”
  
  卢西安诺趴在地板上看着爱因斯,他试图用叫声引起对方的注意力,可是对方没有在意他的叫声。
  
  真讨厌。
  
  今天他的仆人不陪他玩了,反而在在意一件衣服上都是他的毛,明明床单上也都是为什么不在意。
  就连自己的示好都被忽略了。
  真是个愚蠢的奴仆,除了做饭好吃这个大块头毫无优点。
  
  当爱因斯清理完衬衫上猫毛的时候却发现卢西安诺不见了。
  连带着他刚刚收回来晾干的衣服。
  他轻车熟路的走回卧室打开了衣柜的门,那只猫缩成一个团子趴在他原本还在阳台衣架上的背心上面,发现他过来那只猫也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缩成一团蜷在上面。
  
  生气了……
  
  他摸了摸那个毛茸茸的团子。
  
  卢西安诺抖了抖耳朵,把自己蜷的更圆了。
  “喵。”
  
  “你这样子我听不懂……”
  一直喵喵喵怎么可能明白,自己又不和卢西安诺是同一个物种。
  
  “我说。”
  代替猫咪出现的赤裸的青年缩在并不宽敞的衣柜里,那件衣服还被他压在身下,卢西安诺对于自己的状况没有感到任何不自然。
  他摇了摇尾巴。
  “我饿了。”
  
  “吃猫粮。”
  
  变成人之后就不可爱了。
  而且卢西安诺变成人之后就不让他摸耳朵尾巴了,明明不用变也可以正常说话的。
  
  “不要。”
  就算知道对方是玩笑话卢西安诺还是有点不太开心,明明是对方不对在先。
  卢西安诺把对方的背心套在身上,爱因斯在他每次转换成人形态的时候态度都非常微妙,第一次的时候在浴室里他本来想去和爱因斯洗个澡但是没控制住自己,那个人看见他手里肥皂都吓掉了,半天才憋出来一句你谁。
  “你才应该去吃猫粮。”
  
  “那好吧。”
  确认了卢西安诺的情况对方起身打算离开。
  
  “把门关上。”
  卢西安诺靠在衣柜里似乎并不打算出来。
  “饭好叫我。”
  
  “知道了。”
  
  
  
  “啊啦……爱因斯君这是?”
  同去健身房的新同事本田葵从他的背心上弄下来一根棕红色的头发,对方微妙的笑容让他脊背发凉。
  “女——朋友?”
  
  “……”
  那只是猫毛而已。
  

【原创GL】看不惯

  【0】
  我杀掉了她。
  然后我终于有了勇气在她死后说出“我爱你”。
  
  【1】
  那家伙用她喜欢我的借口做了很多事。
  她剪掉了那头乌黑的长发说想和我一样,因为这样子就和我更像离我更近,可是我没告诉她我最喜欢她长发的样子。
  那样子漂亮的头发不见了……和理发店那些卷的直的红的黄的的头发落在一起。
  “以后不能帮你编辫子了。”
  “无所谓啦我也不喜欢辫子啊……长发热死了,和你一样最好了。”
  那天我们吃掉了30块钱的鸭脖在宿舍里面辣的流眼泪,她又闹又哭在寝室不结实的床上滚来滚去,她后悔了,其实她还是舍不得。
  她比谁都喜欢自己的那头头发。
  她抓着我的衣服把脸贴在我的胸前,那张嘴被辣的有点肿,我吸着气抱着她有些不知所措。
  即使我在安慰但是我想的是你活该。
  没有人叫你那么做吧?喜欢我?你傻逼啊?
  我不喜欢你的短发。
  你也不喜欢。
  这只是她的借口。
  用喜欢我的借口做自己想去做的事。
  
  【2】
  我买了一条白色的裙子。
  我已经开始留头发,我不想和那个家伙。
  为了靠近喜欢的人去和她一样?完全无法理解。
  那个家伙如鱼得水。
  她剪掉了自己最喜爱的长发招来了班上人的嘘寒问暖,我这个平时陪在她身边的人被一大群人挤在外围。
  本来除了她我就什么都没有了……她这么想离开我吗。
  那就早点滚啊。
  一口一句喜欢喜欢喜欢喜欢。
  谁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啊?不,就是在骗我吧?在没有找到新的你可以依附的人之前先粘在我这里吧?
  “我和你买了一样的裙子,情侣装哦——”
  “这样啊。”
  你好恶心。
  你让我害怕。
  你能不能离开我。
  既然决定不要我就快点滚。
  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滚啊——!
  
  【3】
  我对她的厌恶不是一天两天。
  她对我的喜欢只是心血来潮。
  我早就明白我不会和这种人长久。
  可是除了这种人没有人接近我。
  那就算了,就凑合吧?
  事实表明我一直都在自找罪受。
  “你带朋友回来过年啊?”
  “嗯……妈,这是我好朋友。”
  “来来来坐这里,你这条裙子我闺女也有,不过你穿着比她好看多了。”
  可是那是我先买的裙子吧?
  
  【4】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无理取闹,虽然我一向都敏感但是我只在心里说。
  我从来不会当着她面说恶心,就算我真的那么想,不说出来的话没有人知道。
  我一直都觉得她大概是和我一样的。
  她在“圈养”我。
  直到我永远都离不开她。
  我习惯性的用我的思维套路套在别人身上试图明白他们在想什么,可是有时候我就是完全套不出来。
  我喜欢的,我计划的。是。
  找一个没有依靠的小可怜,我会扶她起来,抱着她哄她直到她依赖我再也离不开我无论怎么样都不会恨我。
  然后我就得到了“属于”我自己的东西,那是我一手创造出来的爱我的属于我的东西。
  这样的好东西意味着我对她做什么她都不会离开我。
  永远属于自己的。
  忠诚的爱人。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我好像正在被“圈养”。
  她用话语来取得我的好感度,用行动让我对她心存愧疚,然后吃掉我。
  这一切都让我害怕。
  我想逃跑却因为她的几句“我喜欢你”而舍不得。
  
  【5】
  无所谓了……
  赢的应该是我吧。
  

  tbc
  
  

入坑已久归纳时间表


  2014/3/31,百度暗表吧第一篇暗表文黑历史,算作暗表入坑时间。
  2014/6/22,百度世界第一初恋吧第一篇宗律黑历史,算作宗律入坑时间。
  2016/2/17,百度独伊吧第一篇大概是独伊黑历史不明觉厉的东西,算作独伊入坑时间。
  2013/11/不明,看暗表同人长篇,似乎并不是第一次,算作入腐时间。
  2016/5/27,在LOF发表第一篇暗表同人,因为真正第一次发表已经被删除,所以将此算作入LOF时间。
  

【异色独伊】铤而走险

【标题自行体会吧同志们,且看且珍惜】


  【1】
  “啊!”
  那是一种撕裂般的疼痛,卢西安诺甚至觉得自己的下半身一瞬间失去了知觉,那个人接下来还打算继续进入的架势让他立刻就爆了脏话。
  “我操你给我停下!”
  很大一部分程度上卢西安诺其实是被吓哭的,他揪着床单往后挪位想让那个东西早点离开自己的身体,可是他的腰现在一点都使不上劲。
  他没想到在完全的做过准备工作之后还会这么痛,其次就是对方在对待这件事的态度总让他觉得有点随便。
  好歹也要问问你男朋友有没有准备好再进行下一步吧?
  如果不是卢西安诺现在没有力气把腿抬起来他肯定会踩在爱因斯脸上让那个人从他床上滚下去。
  
  “……很痛?”
  爱因斯有些迟疑的帮他抹脸上的眼泪,也并不是毫无察觉,卢西安诺刚开始叫的那一声的确不太像是在享受…
  卢西安诺已经放弃了终止这次体验的想法,他尽量放松着让自己忽视掉某个地方感受到的痛苦和体温,那些奇怪的感觉让他有点不想看见自己正上方恋人的脸。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
  他能感觉到爱因斯现在就在他体内。
  爱因斯正在帮他抹着眼泪,帮他把遮住眼睛的碎发撩到脑后去,然后那个人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放松。”
  随着对方环抱住他的动作卢西安诺感觉到那个东西又在他身体里前进了一点距离,他闭紧嘴没让自己又惨叫出来,撕裂的痛感正在逐渐扩大。
  “……唔。”
  他咬在对方的肩膀上,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咽声。
  故意的。爱因斯这个混蛋是故意的。
  他加大了咬的力度。
  
  

【异色独伊】结婚后

【只是个片段,巨短】

 
  他的新婚对象在蜜月第一天没有准时起床,卢西安诺对于早睡早起这件事已经不抱期待,结婚之后可能就更不用去想“早睡”方面的事情了。
  至少在蜜月期间是如此。
  
  隔着浴室门他听见了床上新婚对象翻动的声响,爱因斯似乎完全没有陪他下楼去吃早餐的打算,那个人可能是想睡死在床上。
  卢西安诺擦着头发走到床前,那个人缩在被子里熟睡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散在额前的金色碎发已经比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长了些。
  这个样子比昨天晚上豺狼虎豹那样子好多了。
  卢西安诺不禁想到。
  睡着的样子顺眼多了。
  
  不过按理说昨天晚上最累的应该是他,到底为什么爱因斯会睡到现在?
  卢西安诺怀着报复心理戳了戳那个人的胸肌试图弄醒他。
  对方毫无反应。
  
  “啧……睡死吧你。”